寒酥-咸鱼腌制中

⬇️关注前建议请看这里⬇️
 
近期试图产粮的墙头:快新/安柯
 
欢迎来找我玩!小蓝手小红心不点也罢总之来跟我聊聊天吧QAQ
 
可能推送:
  作品范围:柯南/FGO/鲁鲁修/POI/漫威/驱魔少年/全职/龙族
  同人cp向:周迦/梅林罗曼/帝二世/朱修/安柯/快新/绯色新/神亚/铁霜/锤基/RF/楚路/周叶
⚠️婉拒赤安。

此外还会有他人的摄影作品或画作。
请根据喜好和接受程度接受or屏蔽我的推送或相关tag,以免造成不适。
最后,感谢关注w

[名柯|安柯]Fate/Magician Conan 01

食用预警:

>>>Fate系列设定,从者-安室桑,御主-柯南,黑幕-酒厂。有严重自设。就当我是半个fgo云玩家吧!x以及对不起,我吃了我的设定,原本波本的设定是Berserker,在与喜欢的太太讨论过后发现仇阶可能更合适点,就改成了Avenger……果然一时爽就很容易出问题呢x

>>>一点点未来走向的思路在文后。

>>>请注意坑的可能性极大,脑热挖坑一时爽,填坑就是火葬场OTL。文力负值,消极复健。

>>>暂时想不到别的,有了再补。


无论如何,感谢阅读❤




------------------------------------------------------



江户川柯南可从来没想到过,自己会召唤出个自带骑乘EX的Avenger。

福尔摩斯在上。他透过后视镜最后望向在烈火中坍塌的工藤宅和牢牢吊在后方不远处的黑色车队,又低头瞥了眼被手中不知何时放进了食品袋中,却也被捏得不成样的三明治,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这可真不像他所期待的一顿久违的平静早餐。

“您完全可以放心的开始用餐了,Master,”一身酒保服的男子脸上无懈可击的微笑显得格外亲切,向他点头致意的同时,还面不改色的催了两脚油门,“我一定会保证您吃完之前,行驶不会太过波折。”

咕噜噜……

没错过Servant唇边真切了几分的笑容,为自己肚子应景的叫声而感到微妙的愤懑,小小的魔术师扯开袋口,咬上恶狠狠的第一口。


——……好吧,虽然形状无可救药,这味道还是无可挑剔的。



♚Fate/Magician Conan

✎萨拉丁



一切始于两天前的深夜。大学期间结识的挚友们在时常光顾的波洛咖啡屋为工藤新一办了个小小的庆生会,祝贺他十八岁生日。不过谁也没想到,友情赞助酒水的平次带来的是度数颇高的白酒。据说还是他与和叶结伴去天朝毕业旅行时带回来的特产。

被灌得快半醉的工藤新一婉拒了朋友们的护送,往与他们相反的方向走去——波洛距离他家并不远,何况米花市的治安也从来没让人失望过。有些昏沉的意识在夜风间歇的吹拂下也恢复了几分。他甩甩头,按揉着太阳穴,做了几次深呼吸。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闷响。工藤新一退了半步,还差点绊倒自己,为此他倒是差不多是完全清醒了。过了几秒钟,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惊出一身汗。

是枪声。

然而这有别于他所了解过的任何一种枪声。比使用了消音器更尖锐,但也同样比寻常的枪声分贝低上不少。如果不是正在附近,他怀疑自己甚至可能会忽视掉这样的声响。

“咔锵——”这一次,上膛的音效就要鲜明得多。侦探放轻了自己的脚步,小心地朝声源靠近。他记得这里是个死胡同,不过幸运的是,就在转角边有着一道铁梯遮掩,让他得以从墙边向巷底望去,将发生的一切收入眼里。

一高一矮两道身影相对而立,伫立在小巷尽头,他们脚边横躺着一具一动不动的躯体。有些不同寻常的是,穿着黑衣的两人仿佛踩在发光的屏幕上,由下而上的蓝光映亮了他们的脸庞。其中较高的男子握着造型奇特的枪,下半张脸被竖起的衣领挡住,不难看出其视线仍停留在躺倒的人身上。

相对胖些的男子则戴着墨镜,一边观察周围的动向,一边低声焦虑的发问:“大哥,时间早就……没有回应……是……不足?”


“不可……这是协会……的祭品……遗物……没有问题……耐心……”高个男子只是冷酷的回应了一句,就闭上了嘴。戴着墨镜的男子点了点头,也不再言语。

本想再凑近几步,以便能听清可能还会继续的对话,更好的把握情况,然而突如其来的疼痛突然占据了他的注意力。


就像是有密密麻麻的针扎在手背上,工藤新一抓着自己的左前臂,愣神地注视着从未见过的奇妙图案在手背上烙下痕迹,迅速成型。就在图案静止的瞬间,他脚下的石砖缝隙间泛起隐隐的光芒,无形的手执笔绘下了如同古书中记载的魔法阵,不过眨眼功夫就宣告完成。紧接着地面上的法阵光芒大放,刺的人睁不开眼。

——有什么东西被猛地从他体内抽出去了。

低血糖般的眩晕感骤然袭来,工藤新一踉跄着跪倒在地上。有什么东西来到他跟前了——直觉这么警告他。

不过,为时已晚。

他坠入了无尽的黑暗中。



-



待工藤新一从疲惫的深渊挣脱出来,睁开眼时,他正靠在一个男人的臂弯中,侧脸枕在羊毛黑马甲毛糙的面料上。

有什么事不对劲。

“Master,您醒了吗?”耳畔忽然响起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温柔,还带着点安抚意味。新一条件反射的想抬头,却被强硬地摁着后脑勺,被迫将脸埋在对方肩窝里,只能别无选择地男子接着先前的话头自顾自的说下去。

“请冷静的听我说,您现在的身体情况不太妙,我会尽快带着您离开这里,也希望您能尽可能的配合我的行动。”

透过这些不知所云的话语,工藤新一才惊觉自己身上原本合身的衣物简直堆叠成了沙皮犬的模样,全身还有无来由的刺痛感。他隐约意识到了什么,侧头垂眸望去,难以置信地盯着紧抓衬衫领口的小手——

那是他自己的手。

“快把那个小鬼交出来!他破坏了Boss的计划,就算是非自愿成为御主的,也决不能放过他!”示威性的枪声在耳边炸响,新一反射性地缩了缩脖子。抱着他的男子察觉后,轻抚了一下他的头。

“奉劝诸位最好尽快停手,如果选择继续向我的Master发起攻击,我可不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工藤新一强迫自己抛开身体莫名变小带来的惊慌和不知所措,催动大脑飞速运转。看样子他们是被包围了,而自己作为被称之为Master的存在,正受到攻击。尽管对护着自己的男子一无所知,类似于直觉的某种存在却清楚的告诉他,这个人值得信任。那么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协助这个人,让他们一起逃脱眼下的困境。

不过,他的思考很快就因为太过不可思议的发现而短暂的终止了——男子手中提着看上去极其眼熟的长条物体。司空见惯的金属材质,深灰色的涂装,以及已经失去连通电路而不再具有照明功能的……灯泡。

“看来各位是一心想寻死啊。”扣着他后脑的手稍稍放松,但格外愉悦的声线还是让新一打了个激灵,他哑口无言的看着重达半吨的路灯杆片刻间附上了一层发光的纹路,在男子手中如球棒般轻而易举的挥舞了起来。

从眼角余光中不难看到,填补了包围圈九成以上空缺的黑色人影像是冒出洞的可怜地鼠,一个个被精准的锤回地里。面对现实中上演的游戏画面,先前的紧张与危机感被一扫而空,察觉到自己差点笑出声的工藤新一轻轻咳嗽了一声。

“Master?”

有些担忧的视线落到他脸上,显然男子在游刃有余的间隙还不忘时刻关注着他。新一立刻收回自己的笑意,摆出认真严肃的表情回应对方:“西侧的包围最薄弱,先冲出去再说。待会先绕个圈子再回家,我会给你指路。”

——可别把这些个地鼠给领回家里去了。男子显然是理解了他的意思,轻轻笑了起来。


“遵命,Master.”



-To Be Continued.


总而言之,这完全就是突发脑洞自我满足的产物。

开这个脑洞的初衷完全就是想看骑乘EX的安室桑带柯南飙车。然而设定完了才发现,带着小侦探飙车的是波本……

柯南大概设定是魔术师世家的后代,继承了极佳的魔术回路,然而本人对魔术学习兴趣缺缺,只想做个与世无争的侦探。

结果没想到撞见了酒厂犯案现场,而且这次没有灌药还是变小了,总之原因不明,反正我就是比起新一更想写柯南有什么不好!

写到一半暂时不想写下去了,所以末尾还没跟开头连上,实在对不起!【土下座


如果觉得好玩请一定来找我玩(=留评论)

无论如何,感恩看到这里的各位❤


评论(15)
热度(71)

© 寒酥-咸鱼腌制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