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酥-咸鱼腌制中

⬇️关注前建议请看这里⬇️
 
近期试图产粮的墙头:快新/安柯
 
欢迎来找我玩!小蓝手小红心不点也罢总之来跟我聊聊天吧QAQ
 
可能推送:
  作品范围:柯南/FGO/鲁鲁修/POI/漫威/驱魔少年/全职/龙族
  同人cp向:周迦/梅林罗曼/帝二世/朱修/安柯/快新/绯色新/神亚/铁霜/锤基/RF/楚路/周叶
⚠️婉拒赤安。

此外还会有他人的摄影作品或画作。
请根据喜好和接受程度接受or屏蔽我的推送或相关tag,以免造成不适。
最后,感谢关注w

_(:з)∠)_□G27only《双猫记》

全名《一日双猫记》(《The Tale of Two Cats A Day》)。



PART ONE. The Tale of A Cat
 
[……窗外飘着一只幽灵猫。
 
“喵喵喵喵喵喵!!!!(天哪那是一只猫!!!)”
 
嗯我亲爱的……你也是一只猫。]
 
 
 
泽田纲吉深切地觉得,每当他一醒来就看到Reborn站在他脸前的时候,总会发生些不太美好的事——至少不会是京子站在他家门前一脸娇羞地要跟他告白——但现在的状况明显更是超出了他所能接受的范围。
 
……他变成了一只猫。
 
泽田纲吉难得地做到能忽视了自家导师Reborn恐怖的脸色,并以一种辜负了褐毛小猫可爱模样的严肃表情思考着这个严重的问题。
 
这真的一点都不科学。他没有做什么坏事,他不应该受到这样的惩罚(?)!
 
他痛苦地抱头在软的不像话的棉被山里翻滚——但无论他这样的举动有多么可爱,也不能打动意大利第一杀手的铁石心肠——紧接着他就被Reborn拽了起来,漆黑的小眼睛盯得他毛骨悚然。
 
噢真好现在我们一样高了耶Reborn。泽田纲吉不着边际的想着,朝着明显已经陷入低气压范围的导师露出了个傻傻的……傻笑。
 
西西伯利亚的风好像吹起来了。
 
泽田纲吉突然觉得,眼下状况有点不太妙。
 
 
 
“咳咳咳咳咳——”
 
“喵喵喵喵喵!!!!”
 
“行了你们都给我闭嘴。” 意大利第一杀手面色冷酷地扔了个眼刀过去,然后相当满意地看到大眼瞪小眼的一人一猫乖乖消音。山本在一旁笑呵呵地看着纲吉小猫委屈得在床上滚来滚去,而自诩左右手的银发守护者则又瞪圆了眼。
 
“Re,Reborn桑,十代目这到底是……咕噢——”
 
呃,好吧,终于发现自己不自觉的滚床举动而恼羞成怒的纲吉小猫正气鼓鼓地啃他小指头——至于咬小指的原因恐怕是因为这是小猫唯一咬进嘴的——但还没长全的牙咬起人来简直就是在抓痒。
 
一点皮儿没咬破还咯得自己牙疼的小猫泪汪汪地抬起头,备受打击地转过身,蹒跚跋涉在棉被山中想窝回去,结果才一抬头,泽田纲吉就僵住了。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PART TWO. The Tale of Two Cats
 
[“……肩胛骨,十代目那是炸毛了吗?”
 
“哈哈,其实纲这样真是意外的可爱呢。”
 
你们两个别嘲笑我了啊Q口Q!!!好可怕啊这里有一只幽灵喵嗷嗷嗷嗷!!!!!]
 
 
一只金毛猫慢悠悠地飘到了泽田纲吉面前——吓傻了的小猫根本没注意到身后吵翻天了的三人——然后在他面前安全降落。
 
*早上好,我的继承者。*
 
 
咕咚一声,纲吉小猫两眼一翻从床上栽了下去。
 
 
 
PART THREE. An Accident of Two Cats
 
[*……请相信我,这只是个意外。*
 
“喵喵喵喵喵!!!(意外你妹!!!)”]
 
 
等到纲吉小猫醒来的时候——是的,他就以小猫的形态在自己的床上趴了半天——脖子好重……泽田纲吉这么想着——已近黄昏,奈奈正推门进来,看到他懵懵懂懂地时,温柔的笑了。
 
“啊啦,睡醒了吗,纲?”
 
小猫立马流露出明显的窘迫,喵的叫了一声,低着头在枕头上磨蹭自己的小爪子。
 
“来吧,狱寺君他们已经回去了哟,”奈奈理解地笑了笑,伸手抱起小猫,“准备吃晚饭了哟,纲。”
 
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纲吉小猫惊慌失措地挥动爪子,直至勾住奈奈的毛衣。但不知怎的他就平静了下来。
 
纲吉小猫缩了缩身子,乖乖窝在母亲的怀中,在平稳的脚步声中最终撑不住开始打架的眼皮。
 
好温暖。真的……
 
 
好温暖。
 
 
 
 
小猫在被放到餐桌上的时候,打了个寒战——很快泽田纲吉就知道为什么了。
 
“喵喵喵喵喵喵喵!!!!”
 
正为他摆上一个小碗的奈奈顺着小猫僵直的目光,恍然大悟地笑了笑,轻轻揉了揉纲吉小猫的小脑袋。
 
“纲看到同类这么开心啊?”
 
妈妈妈妈妈妈才不是这样啊啊啊啊啊那只幽灵跟我根本就不是同类!!!好可怕快来救救我!!!!!
 
惊吓过度的小猫整个儿炸了毛,发出呼噜呼噜但却软绵绵的声音,试图恐吓对面的金毛幽灵猫。
 
幽灵猫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侧身对着为他倒上牛奶的奈奈微微俯身,看上去就如同致敬一般的动作由一只金毛猫做起来,简直是令人赏心悦目的可爱。
 
奈奈妈妈不加掩饰地笑眯了眼,纲吉小猫不满地喵了一声跳下桌子,一口咬住了奈奈的裤脚。
 
“咕噜喵呜……”不自量力的小猫脸都皱成了一团——牙疼。
 
 
亲爱的,那是牛仔裤。珍爱牙齿,不能乱咬。
 
 
煎熬的晚餐过后,尽管,或许能不能这么形容还有待考量——饿了大半天的小猫明显是以狼吞虎咽式喝光了自己的那盘牛奶,然后又眼巴巴地逼得金毛猫无奈地将自己的晚饭让给他,虽然,似乎幽灵是不用填饱肚子的……——纲吉小猫就冲向幽灵猫,愤怒地开始指控。
 
“喵喵喵喵喵喵喵!!!!!”
 
“喵。”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喵喵。”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感情真好啊。”奈奈笑眯眯地看着两只猫的另类“谈判”,欣慰地抚着胸口。


在对着炸毛的小猫解说未果后,金毛猫果断停止了无用的,呃,喵喵喵,一把叼起小猫颈后巨大的橙色蝴蝶结,硬是把惊慌失措的纲吉小猫给拖走。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谁来拯救我!!!!
 
 
 
 
PART FOUR. An Adventure of Two Cats
 
[*我亲爱的(继承者),你不觉得这是一个探险的好日子吗?*
 
“喵。(滚你喵。)”
 
 
泽田纲吉敢拿Reborn发誓,如果不是因为那一身金毛,他绝不认这个祖宗。 ]
 
 
泽田纲吉敢用Reborn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的。
 
他绝对不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脖子故意装死,他也绝对不是为了逃脱魔爪故意猛然冲刺,他更不是故意跑错方向导致了窗玻璃的壮烈牺牲。
 
——好吧,至少后两项是真的。
 
 
现在泽田纲吉真正躺尸了。
 
纲吉小猫欲哭无泪地躺在自家草坪上,高空坠落来不及调整姿势造成的冲击让他疼得动弹不得。
 
废柴就算变成猫也依然是废柴吗?!
 
 
金毛猫轻巧地落在他身边,可他分明听到了那直接回响在脑中的声音里充满焦急与关切。
 
*没事吗,泽田纲吉?*
 
——叫我纲。他不知怎的,就想说这句话。
 
身上的疼痛渐渐缓解了,纲吉小猫战战兢兢地爬起来,而金毛猫始终沉默的陪伴在他身边,关切地注视着他每一个细微的动作。
 
小猫哆嗦着站稳了,狠狠瞪了金毛猫一眼。突然朝对方扑了过去,猝不及防的金毛猫顺势与褐毛小猫一起滚了好几圈,一起趴在草丛里喘气。
 
小猫站了起来,忽然又颤抖起来,最后忍不住了就笑的满地滚,只不过那笑声听起来依然是喵喵喵。
 
*……别闹,乖。*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咩哈哈,没想到初代也会有这样的时候啊哈哈哈!)”
 
一只蝴蝶飞过去了。
 
小猫僵了一下,若无其事地继续笑。
 
两只蝴蝶飞过去了。
 
小猫的笑得像磁盘卡带一样,背着阳光显得稍圆的瞳孔变得像一根针。
 
又一只蝴蝶飞过去了。
 
“喵喵喵喵喵!!!!!”
 
小猫终于不管不顾地扑上去了,蹦蹦跳跳地追逐着蹁飞的蝴蝶,兴高采烈玩的不亦乐乎。
 
Giotto静静注视着他,隐约的忧虑被更鲜明的色彩所替代。
 

在那一个仿佛成为永恒的黄昏,泽田纲吉以前所未有的姿态在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家中进行了一场宏伟的冒险。他专注地观察奈奈怎么洗碗;在花园里草丛中观赏落日;他在Giotto的指导下学会了如何从高空降落平稳着陆;还学会了……怎么咬住Giotto的尾巴。
 
然后夜幕降临。他回到温暖的家中,开始幼稚的,他几乎从没玩过的捉迷藏。因此他也总是轻易就被找到,每一次Giotto找到他的时候,都是笑眯眯地叼着他的蝴蝶结把他拖走。
 
泽田纲吉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变成猫,也不知道为什么初代也会变成一只猫。他的超直感莫名其妙罢了工,而他也没有去在意。
 
他只是像个还没长大的孩子那样,玩的开开心心。
 
 
那一夜他睡得很安稳——Giotto给他唱了意大利的摇篮曲,低沉优雅,却也轻柔舒缓。梦醒的时候,他听见自己门外的谈话与细小的啜泣。
 
那是奈奈。
 
小猫悄悄地溜到门边,透过那道缝隙往外看。Reborn站在那里,Giotto也是。
 
还有他的母亲,肩膀微微颤动着,无法抑制地时候会发出低低的啜泣。
 
“谢谢你,”他听见无数次在自己脑中回响的声音如此真实地还原在现实中,“那个孩子足够强大,你不用担心。”
 
他的导师没有说话,只是在奈奈看过去的时候,缓缓点头。
 
他对上了Giotto的视线。那双深邃的眼睛里充满了怀有愧疚的担忧,有不容置疑的骄傲……还有动人心弦的温柔。
 
——别说话,纲,别出声。
 
他乖乖照做了,走到床边,跳上去,窝进被窝里。不一会儿,Giotto走了进来。走廊的灯已经暗了。
 
一双温暖的手把他抱了起来,裹进披风里。
 
“你很努力了,纲,但我只是希望……”Giotto温和地说,然后声音低了下去,“……你能够好好活下去。”
 
——Giotto,不要担心……
 
在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他又听见了摇篮曲。温柔,轻盈……只是让人心碎。
 
 
 

PART FIVE.The Dream of A Cat
 
[一个美好的梦。
 
“做了一个美好的梦。”他安静地说。]
 
泽田纲吉深切觉得,每当他一醒来就看到Reborn站在他脸前的时候,总会发生些不太美好的事——至少不会是京子站在他家门前要跟他告白——他发现自己的房间简直跟飓风席卷过一样的乱,桌脚窗台上满是细小的划痕,连枕头被子上都可怜巴巴地露出了棉絮。
 
“给我收拾好。”
 
蕴含了暴风雨般力量的话音一落,泽田纲吉就手忙脚乱地跳下床,还被自己的被子给绊了一下,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无间的贴面礼。
 
——果然废柴就算变成猫还是废柴吗。
 
漆黑的小眼睛注视着少年的一举一动,忽然不着痕迹地叹息。
 
——假如梦只是梦。
 
少年困惑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甩甩头,继续整理房间。
 
然后他听见一个温柔的声音。
 
*早上好,我的继承者。*
 
不知怎的,泽田纲吉突然就有了一种想跑的冲动。
 
 
~Fin~
 

【咩嘿】
嘤嘤嘤拖了好久终于完结了!
好吧我知道前后反差可大……但拖文就是容易有这种问题T T至少它完结了OTLLLLL
好吧我得承认我不是能写欢乐向的人——再欢乐我也可以扭成悲剧让你呕出一口血【强扭的瓜不甜←滚。
来说正文。
不要问我为什么纲会变成猫我也不知道【揉脸】。反正跟Reborn跟Giotto都脱不开关系。
纲吉小猫炸毛感觉各种萌啊啊啊~~~【滚地
不过现实在那里。如果可以忘记现实,就不是泽田纲吉了吧。
这是一个发生在十年后战争前夕的故事。如果能让您感到一点欢乐的话再好不过。
无论如何,谢谢观看。





2013.08.28-2013.09.20
By:D.E.L./SalahDin
Anyway, thanks for reading.

评论
热度(11)

© 寒酥-咸鱼腌制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