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酥-咸鱼腌制中

⬇️关注前建议请看这里⬇️
 
近期试图产粮的墙头:快新/安柯
 
欢迎来找我玩!小蓝手小红心不点也罢总之来跟我聊聊天吧QAQ
 
可能推送:
  作品范围:柯南/FGO/鲁鲁修/POI/漫威/驱魔少年/全职/龙族
  同人cp向:周迦/梅林罗曼/帝二世/朱修/安柯/快新/绯色新/神亚/铁霜/锤基/RF/楚路/周叶
⚠️婉拒赤安。

此外还会有他人的摄影作品或画作。
请根据喜好和接受程度接受or屏蔽我的推送或相关tag,以免造成不适。
最后,感谢关注w

[_(:з)∠)_出品][综漫]塞林编年史

>>>自以为是……名副其实的综漫。
>>>笔者很烦。
>>>在填坑与觉得自己好差劲算了吧之间痛苦着。
>>>其实我已经坑到自己都忘记剧情系列。
♪为了避免产生阅读心理障碍,设定扔到Chapter03后。
其实我真的不想填坑……
&……真的会有人对这个感兴趣么……觉得不太可能。



------------------------------------------



最后深深看了一眼微笑的女子和男孩,将军合上手中的项坠,望着远处连绵的山脉,沉默了许久,掉转马头,来到营地前。

无数热切的目光追随着他,那没有丝毫迟疑的信任,让他的心沉沉的落了下去。


他的士兵已经做好了准备,向着最后一战出征。


他望着他们,望着他的士兵,扫视一周,平静地开口。

“我的同胞们,今天,我们将为我们伟大的王浴血战斗,受伤,甚至死去。”


四下里铠甲摩擦的清脆作响不断,但没有人说话。

“我们,不是第一批,也不会是最后一批战士。但谁都有可能在这片土地上长眠,再也不会醒来。”

他的声音忽然急促起来,变得高亢,变得振奋。

“可纵然如此,我们也不能任那些侵略者就这么蚕食我们的国土,这是我们的家园!在我们的身后是我们的家人,还有我们世世代代生活的祖国,我们的自由与骄傲,都由我们的这双手来保卫!”

那一刻整片营地似乎都陷入缄默,然后他高高举起手中的剑,直指天空,大吼到——


“威斯曼陛下万岁!西尔瓦帝国万岁!”

“威斯曼陛下万岁!西尔瓦帝国万岁!!”


十几万人雄壮的呼喊响彻整个山谷,马蹄声仿佛要踏破天空一般的冲锋,向着远处而去。


西尔瓦十五万帝国军,于塞林988年的秋天,在与未知侵略者,后自称无色之王的存在的战斗中,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同年冬天,西尔瓦帝国首都沦陷,自称无色之王的男子在混乱中刺杀白银之王阿道夫.K.威斯曼。刺杀事件后无色王消失,原与白银国交好的格尔登却挥兵北上,两国对垒,白银王身死。黄金王将其遗体带至格尔登首都黄金堡。宫廷贵族趁机篡夺王位。
此后西尔瓦陷入长达两年的战火与纷争中,直到……
……

英雄一去不复返,但永远存活在我们心中。
——塞林988年《塞林编年史》。


Chapter 01 通缉令

趔趄,拐弯,躲过几声枪响。

白发少年气喘吁吁地奔跑在巷子里。


在这个冬天,名叫伊邪那社的少年牙关直打战,几乎是跌跌撞撞地奔逃在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狭小巷道中,惶惑不安,却无所适从。

眼看着就是巷子尽头了,他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可是手腕被像是要扭断什么东西的力道猛地拽住了。

“抓到他了!”他听见那些人在呼喊,可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


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那里了,接着有人发现了窝在仓库稻草堆里的他,便大嚷起来。


“找到那个刺杀王的混蛋了!!!”

于是他翻墙逃了出来。


雇佣兵们把绳子粗暴地缚在他手上时,少年战栗着,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要抓他?

他闭上眼,却莫名听天由命一般的想——

如果就这样结束了,也没什么不好的吧。


手上突然一沉,他惊得跌坐到地上,抬头却看见了不可思议的光景。

那人敏捷到让人难以置信的速度穿梭在慌乱起来的雇佣兵之间,不过几次眨眼的功夫,在场的七八具盔甲便都被撂倒在地,呻吟,或是昏迷。

然后少年愣神的看着对方一步步走来,抽出腰间的那把刀,利落地一甩,就干脆的架到了自己脖子上。


夜刀神狗朗居高临下的审视他,冷冷开口:

“奉吾主遗命,将恶王斩杀。”



“诶?”

僵持了好半天,社只是稍稍歪过头,呆呆的吐出了一个音节。

小小的广场上,白发少年蜷缩着跪坐在地上,黑发少年则是挥剑指着他,压抑的寂静蔓延开去,远处是钢铁愈发迫近的摩擦与碰撞。


黑发少年忽然动了,一把挟起地上的人,借力攀上一旁民宅的屋顶,几个起落,消失在视野中。


而姗姗来迟的雇佣兵们,只有对着一地东倒西歪的同伴,面面相觑。


耳畔是呼呼的风声,少年不知怎的却突然有了勇气,忍耐着头朝下的眩晕,他大声喊:“那,那个,我说,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能放我下来吗!”


没有答复。对方也只是加快了速度,让他更加头晕脑涨。


直到离开刚才的地方很远,那个人才一把抛下他,他吃痛地直起身,一抬头,半张脸仍清楚的映在那把明镜似的刀上。


他听见那个清冷的声音一字一顿地问他:“你就是刺杀白银之王,未遂后逃走的无色之王?”

伊邪那社连忙摇头,困惑并好奇于对方语气中那种肯定的成分从何而来。

黑发的少年沉吟片刻,上上下下看了他好几遍,终是在伊邪那社手脚都冰凉麻木的时候利刃回鞘。他松了口气,起身打算离开。


然而就在他刚站直了要转身,那把带鞘的刀就横了过来。


“站住。”



少年苦笑着回过头,一脸无奈。

“那个,先生?所以说,我连王是什么都不知道,还有,这里是哪里啊。”

“夜刀神狗朗。前代无色之王一言大人的随从。”黑发少年盯着他身后的什么,目光又落回他身上,压低了身形,依然紧紧握着刀,“你别说谎了。”

库洛?

社困扰的眨眨眼,回头看墙上贴着的东西——

通缉令
〈画像〉
此人入侵西尔瓦王国,并刺杀白银之王,未遂后逃亡。


他睁大了眼,几乎不能相信自己所见到的。

狰狞的面容,扭曲的笑容,让人不寒而立。

可那毫无疑问……

是他。



“开玩笑的吧……”他听见自己苦涩的嗓音,全身都失了力气。

在他背后,黑发少年疑虑地一扬眉,抿唇握刀的指节更白了几分。



_

我怎么会说我好讨厌这个名字……
某综漫
第一部:《荣光再现》
主角:黑白、ZC、略鼠苑(?)金银蔻约。
学名:《白王复仇记》●▽●。
默默地我只是不想填g27的坑我会说吗。



Chapter 02 谎言与真实

静默许久,白发少年突然转过头对身后的人微笑。

夜刀神狗朗警戒地退了半步,目光锁定他周围的一切行动。

白发少年挠挠头,有点难为情地笑笑。


“啊,其实呢,我有个姐姐……”

他沉默地望过去,对他要说什么有些一头雾水。

“总,总之我们好多年没见面了,听说她快不行了,我想见她最后一面……”


他不易察觉地松了口气。

这样的话——

“那就带路吧。”

“哈?”

他挺直了脊背,瞪过去:“不是要见你姐姐么?看完了我就砍了你。”


白发少年欲哭无泪的样子让他近日来糟糕的心情好了转不少,咳嗽一声,他头一侧,示意让那个沮丧的少年在前引路。

然而,在少年经过他身侧的时候,他隐约看到他的嘴唇一翕一合。

——抱歉,狗朗先生……?

随着什么东西炸响的声音,黑色的烟雾在霎时间将一切掩得是严严实实,夜刀神狗朗下意识闭上眼,往外跑了几部,感觉奇怪的味道散了些许,视线才恢复清明。

他一拳打在墙上,咬牙切齿。

“可恶,肯定就是那个家伙!”




他奔跑着,如几个小时之前那样,在这陌生的城市里,陌生的街道上奔跑,朝着未知的方向。

伊邪那社终于知道自己为何被雇佣兵们追捕。那是西尔瓦宫廷直接发出的通缉令,如果抓到他,那些人得到的绝对不止是钱财,很可能还有爵位与封赏。


虽然他对通缉令上所说的刺杀事件什么印象都没有,但他也并不觉得到现在这个时候了光凭他自己的话就能说服那些利益追求者。比如那位看起来就很“直接了当”的“库洛”先生。


脚下拐了个弯,少年突然恐惧起来——从他有记忆开始这是第一次穿梭在这个城市里,可他的身体仿佛对此处再熟悉不过,没有走进一条死路,也没有经过繁荣的大街,像是身体自发的以躲避着那些随时可能不请自来的麻烦的为基准选择的路线。

还有刚才……


他忽然在一家酒吧旁站定,一把刀就这么横过他眼前,狠狠扎进墙面。


“呜哇!!!”白发少年惊出一身冷汗,心有余悸地大拍胸口,然后看了看那把极其眼熟的刀,想起了什么似的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僵硬的回过头。


黑发青年阴森森的逼近他,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新任无色之王啊……”他气极反笑,看着少年不自觉地退到墙边的样子,一巴掌拍到土墙上,盯住他躲闪的眼睛,“您跑什么呢?”

白发少年不知所措的嘿嘿一笑,小心地道:“您真的找错人了,我真的不知道什么王的事情,今天我起来的时候就遇到这种事……”

“那你卧病在床的姐·姐呢?”夜刀神狗朗火冒三丈地咬着最后几个字,却不期然听到了意外的答案。

少年敛了笑,垂眸不自然的别开头,声音发紧。

“我也……不知道啊。

“明明是不认识的人……可是很温暖……

“明明连脸都想不出来……

“只记得她独自站在门口目送我远去,叫着我弟弟,说走好。”



【路上小心呀,狗朗。】

【熟悉的,温柔的话语。】

【还有那慈爱的表情和抚摸。】



他恍惚听见少年用大概自己都没发觉的难过语气这么说。

我想去看看她。

最后去看看姐姐。




“喂小子们!可别打架啊!”

衣领被人提了起来,他皱眉就是一记肘击,却被轻松避开。

“少年们就是要这么朝气蓬勃的唷!打起精神来!”


“哈哈……我什么都没做呀,请问能放我下来吗?”


这句话真熟悉。


夜刀神狗朗心里莫名轻松起来,勾起嘴角。




_
我我我毁了狗朗Q口Q…
考虑了一下……我打算先发到第三章?



Chapter 03 逃离白银堡

刚刚被拎进酒吧,怀疑的瞄向同嫌疑人物天南地北胡侃,笑容爽朗的酒吧主人,夜刀神狗朗谨慎的尝了一口杯子里的液体。

……好喝。

在有些模糊的玻璃杯中轻轻摇晃着的琥珀色泽,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温度,却是出乎意料的有着奇异馨香的茶水。

“那是从另一片大陆的旅行者带来的茶叶,味道还不错吧。”

大概是看出了他的困惑,自称扎克斯·菲尔的黑发男子笑眯眯的转头看他。


“为什么?”自然不是问茶的来历,连在一旁逗猫的伊邪那社也停下动作,望了过来。


“你不会真的相信那个通缉令吧?”一挑眉,扎克斯大刺刺地坐下来,隔着吧台与他相对,“忠诚的‘黑狗’夜刀神,真的就那么相信别的王?”

对上那双湛蓝的眼睛,黑发少年眯起眼:“这是什么意思?”


还没来得及回答,酒吧门口就传来喧嚷的嘈杂。

“你锁了门?”就在社紧张的“诶诶”团团转的时候,他斜斜的瞟了仍旧镇定自若的扎克斯一眼。

“以防万一嘛。”然后他的表情认真了起来,不知从哪里抄出一把大刀背上,“既然他们找上门了,我们也该跑路了。”

“哈!?”

“往这边!”无视两人的不满与茫然,他再次一手拎上一个踹开吧台后的暗门,消失在黑暗中。

而在那些人破门而入之前,那道门便已缓缓合上。



塞林988年12月13日13:24,三人离开了four cloud酒吧。数分钟后,酒吧毁于火中。


与此同时。西尔瓦首都白银堡。


“准备出兵。”

心不在焉地晃了晃酒杯,身披华袍的白发男子不经意地说道。

王座下一片哗然。


“王!您是认真的吗!?”无数声音附和着,平日闲散的大臣中难得的炸成一锅粥。


“这不是玩笑。”懒懒地摆了摆手,他仅是稍微坐得端正了些,随后无动于衷地扫视下方,突然露出近乎扭曲的笑意,“我要把奈特攻下来。”




几匹腰线优美的栗色马在马棚中甩甩尾巴,悠哉游哉地嚼着草料。

“扎克斯先生,这,这里是哪里,啊……”不明真相地狂奔许久,停下脚步的白发少年气喘吁吁地问着。

这里是一处偏僻的宅邸,但有些奇异的安静。

“我带你要离开白银堡。”简单明了的作出完全无关的回答,扎克斯不以为意的望向他,“反正你在这里也不会得到什么‘礼遇’的吧。”

“但是……”虽然有些尴尬,但少年更多的是迟疑。


“不行!”

两人一同看向强烈反对的夜刀神狗朗,只不过一个是困惑,另一个是啼笑皆非。


“那么黑狗,你倒是说说你打算把‘伊邪那社’怎么办好?”

抱胸站定,扎克斯认真起来,看着他的眼神锐利无比。


明显动摇起来,但他坚持着没有改口。

说到底他又是为了什么?

若是只是为了砍了他,早几个小时就没这些麻烦事了,可是……


爽朗的笑声忽然打破他的沉思,他不解地抬头,对上扎克斯犀利却明亮的蓝眼睛。

“我可不管你怎么想,既然我遇到你们了,我就不可能放任不管。趁现在赶快离开这里,否则真正全城封锁之后,就什么也没得说了。”

擅自下了定论,不知什么时候套好了马车的扎克斯就顺手把仍犹犹豫豫的社推进车里,瞥向黑发少年。

“你呢?”


忿忿地一咬牙,他终是跳上了马车。


跃上前座,一甩缰绳,四驾马车飞快地驶出庭院,扎克斯·菲尔放声大笑。


那畅快的笑声连同一个白发少年慌张地撞到马车上的痛呼和另一个黑发少年不屑的冷哼一起,逐渐消散在克里斯特尔山脉脚下广袤的拉比尔平原上,却又如久久不去。

从此少年们的命运正式步入正轨,挟着这片大陆上初露矛头的混乱与战火,各大王国之间的矛盾与猜疑,向着此刻他们尚无法预知,更无法想象的未来而去。


_
我深切地觉得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口胡…各种混乱啊真是。
唉,这么早把奈特弄出来也是不得已?好吧真正原因是我看中了一个段子等着把它塞进去(←才不【好吧其实我已经忘记是什么了】)。恩,这样的话再几章黑珐也能出场了←呜噗
咳,总之谢谢那些暗中围观的,好歹知道有人在看,我就很开心了。希望大家也能坚持看下去,因为到后面才是真正精彩的地方?比如调戏菲尼美冥王啦(喂完全不对),勇斗丛林恶狼之类的~【剧·透·了

------------
♪这一次一定不会有存在感的设定君♪
【基础西皮】(作出补充……有可能只会有cp向而非真正的cp……
1.g27
2.黑白红蓝金银←←
3.阿斯兰×基拉
4.焰钢
5.天马×亚伦
6.扎克斯×克劳德
7.老鼠×紫苑
8.伏哈/斯哈?
9.蔻蔻×约拿
10.黑珐
11.神亚
12.弗泰
13.雷霆×霍普


第一部:《荣光再现》
主角:黑白、ZC、略鼠苑(?)金银蔻约。
学名:《白王复仇记》。

前传:《狂欢盛宴》
主角:红蓝、焰钢、AK。
学名:《红蓝掐架史》。

第二部:《暗黑赞美歌》
主角:伏哈、天亚。微蔻约。
学名:《黑白凌乱史》《黑白夫妻闹》。

第三部:《诸神的黄昏》/《八百万种死法》
主角:全员。
学名:《全灭剧情loading中》。

前传的前传:《金色回忆录》
主角:金银。
学名:《金银纠结史》或说《金子单恋史》。
略:讲述几十年前,黄金王与白银王成为王之前相遇以及如何各自为王的故事。


【好吧背景设定是什么?】
欧风。参考《魔戒》等等。
夹杂着类似科技的东西?魔法与炼金术并存的时代。
修正待定。


【关于结局?】
我怎么会说我好想要全员死亡FLAG啊哈哈。
至少不会每一对都圆满结束。永远也别想- -。


好吧其实我挺深切地有会变成一个极其可怕的坑的预感…


【各国设定】
白银之国
北面:西尔瓦Silver。
首都:白银堡。
王座:白银之王阿道夫.K.威斯曼
特有魔法/技能:光明系?
地处崇山峻岭之中。有许多别致的特产。
塞林988年王国被未知势力,后自称无色之王的存在毁于一旦。990年(一部终)复国。

黄金之国
南面:格尔登Golden。
首都:黄金城。
王座: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
特有魔法/技能:???冶金。
地处平原。幅原辽阔土地肥沃。
与白银之国交好。但曾在其覆灭后出兵杀死自称白银王的存在。最终于塞林990年与复国者达成协议。

双王之国/双国之国
西方:双国图佛德Twofold:赤朝×青朝。
王座:赤王周防尊×青王宗像礼司。
特有魔法/技能:火焰。炼金术。
虽然双国的国民都声称赤朝与青朝是两个不同的国家。但鉴于两国之间的奇特之处——如两国国民可互相自由出入、两国间关税全免等等——历史上,如《塞林编年史》等记载史书均把赤朝青朝认定为同一国家的两股势力或说党派。

彭格列帝国
中央:彭格列Vongola。
王座:(总之是二代==或者xanxus。
第一元帅:Giotto。
首席魔法师:泽田纲吉。
简单了说Giotto是让位的(= =不爱江山爱美人什么的=v=)。于是从此夫妻双双把家卫【够了。

冥王之国
东方:菲尼克斯Phoenix。
王座:冥王哈迪斯。
特有魔法/技能:黑暗魔法?
与白银国相似,地处山岭之间,虽然魔法属性上与他国不同但仍然以中立的态度处于各国之间。

歌姬之国/精灵之国
中央:蒂珐Diva。
公爵:拉克斯·克莱茵。
雪露·诺姆。
王子(实纯为预定王位继承人):泰德·克莱因。
蒂珐公国另名为歌姬之国,是由两位国家统治者的女公爵而得名。全国有半数以上的人口为精灵或带有精灵血统的混血儿。
王子姓氏与拉克斯殿下相同,但并非血亲。因而用相异的字以示区别。

骑士之国/武士之国
中央:奈特Knight。
公爵:黑钢(剑士)。
如同蒂珐人善歌,则奈特人尚武。
黑钢公爵本人亦是强大之人,因此国民对其极其信服。对此黄金王曾感叹,若非公爵殿下一直秉承武士道义,恐怕整个国家乃至塞林大陆都会陷入混乱之中。

兰斯与加布里埃尔圣教国
中央:兰斯与加布里埃尔圣教国Lance.& Gabriel.。
教皇:
塞林大陆多数贵族与平民信仰加兰教,而有趣的是,几乎塞林大陆上的五位国王与三位公爵却都是不信教的。

加布里埃尔Gabriel,代表“上帝是强而有力的”。>

【部分人设先行版】
【一号】
Giotto:第一元帅?(先代王)
27:(宫廷/彭格列)首席魔法师。
【二号】
黑:先代无色王随从。
白:突然出现在西尔瓦疑为新任无色王的少年。
红蓝:图佛德赤青双王。
金银:数十年前格尔登、西尔瓦王国创建者。
【三号】
阿斯兰×基拉:赤青双王随从骑士。
【四号】
罗伊×爱德华(焰钢):图佛德赤青宫廷炼金术师。
〈注:3、4的二人各自按顺序对应赤王、青王。〉
【五号】
天马:圣教国骑士团团长。
亚伦:菲尼克斯之王。
【六号】【七号】待定。
【八号】
伏地魔:真身为有数万年的历史的戒指之灵。
哈利:圣教国年轻的新任教皇。
斯内普:……间谍?
【九号】
蔻蔻:贩卖旧式冷兵器的同时也贩卖新式军火的武器商人。
约拿:……。
【十号】
黑钢:奈特的笨蛋国王。
珐依:平日一身魔法师装扮,但有关他的一切都是未知数。
【十一号】
神田:奈特贵族。
亚连:菲尼克斯贵族。
【十二号】
弗拉乌:圣教国主教。
泰德:蒂珐国王位继承人。
【十三号】
雷霆Lightning:蒂珐国宰相。
霍普Hope:……尚还未知?


《狂欢盛宴》梗概:
这是塞林988年之前的故事。

塞林985年,那个时候塞林大陆仍然保持着表面上的和平。
无故翘班的赤王正好遇上了新上任不久忙过头被女副官勒令休假的青王;
外出找人的矮子豆丁遇上了他那正寻花问柳的克星;
同样外出找人的正义红骑士遇上了贴身护卫的自由青骑士。
他们各自有各自的故事,交错,相依,相随,分离。

塞林986年,赤王与青王在教皇召集下于兰斯与加布里埃尔圣教国相见。各自的不坦诚。各自的猜忌心。

塞林987年,未知之物出现在边境大闹一场。赤王与青王各赴现场。青王轻伤,赤王重伤。

塞林988年,图佛德百年庆典,双国的狂欢夜,红蓝的约会天。
背对而立;
浪漫被骗;
并肩而行。
庆典昱日,西尔瓦沦陷。轰轰烈烈的战争拉开序幕。




一年前,就只是突然想写个背景宏大的小说,觉得只有一个西皮太过冷清了,决定写综漫w。
现在我放弃这个坑长达一年却仍对她念念不忘,所以,很想把她继续下去。
ojz所以自己的剧情都能忘了我真的继续写下去嘛…:_(;з)∠)_。


一切的起点:
英雄一去不复返,但永远存活在我们心中。——《奇诺之旅》

评论(2)
热度(2)

© 寒酥-咸鱼腌制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