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酥-咸鱼腌制中

⬇️关注前建议请看这里⬇️
 
近期试图产粮的墙头:快新/安柯
 
欢迎来找我玩!小蓝手小红心不点也罢总之来跟我聊聊天吧QAQ
 
可能推送:
  作品范围:柯南/FGO/鲁鲁修/POI/漫威/驱魔少年/全职/龙族
  同人cp向:周迦/梅林罗曼/帝二世/朱修/安柯/快新/绯色新/神亚/铁霜/锤基/RF/楚路/周叶
⚠️婉拒赤安。

此外还会有他人的摄影作品或画作。
请根据喜好和接受程度接受or屏蔽我的推送或相关tag,以免造成不适。
最后,感谢关注w

[名柯|快新]杀手与间谍The Killer & The Spy.01

——那家伙是个危险人物。

尽管不再试图用目光锁定对方,不过那一身格外醒目的白西装使得工藤新一依然能轻松的留下一丝余光对之进行关注。

在那位灰绿眼睛的侍者经过时,工藤换了杯新酒,礼貌回应主持宴会的夫妇俩的热情话语。这位政界要员近期的动作有些不同寻常,一反往日低调的作风,突然对奢华的晚宴情有独钟,还大量邀请各界人士参与,却又限制了受邀对象,其中不乏涉及海外交易的富豪及相当一部分明里暗里都身处灰色地带,受到某些关注的人。

这次任务极其重要,不允许丝毫疏漏。而不请自来的客人永远是不受欢迎的。那家伙应该好好把这句话刻进脑海。

就在这时,白西装朝着他这个方向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工藤心中就是一凛。在几位宾客走过后,那道身影彻彻底底在他视野内消失了。与此同时,一声枪响在他耳边炸响,猛地回头,只见要员抱头跪倒在地上瑟瑟发抖,而他身边的夫人已倒在血泊中。

是那个该死的杀手。


工藤压抑着怒火叹了口气,在一片惊慌的尖叫声中挠了挠头,并不着痕迹地在耳机上敲了一下,在有人俯身去查看要员夫人的情况时后退几步,低声开口。

“抱歉,前辈,我搞砸了。”




文/间谍与杀手The Killer and The Spy
笔/萨拉丁
BGM/Cold Water-Major Lazer&Justin Bieber/MØ




01.他所追逐的幻影。


“——你在想什么呢,我们的福尔摩斯先生?”调侃意味十足的女声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工藤在心底叹了口气,老老实实地作出回答。

“上次的任务,本以为能轻松搞定的,全被那个杀手搅浑了。”

一身白大褂的女子整理好手中的两叠报告,隐约还能辨清最上面一沓纸面上方露出的字迹,他看着她仔细地将它们收进不同材质的牛皮纸信封中,分别绕好尼龙线,钉好钉子后放入抽屉锁好,最后她一划拉转椅,面对着他似笑非笑。

“因为让你尝到了唯一一次败绩,就对人家念念不忘了?”

“喂!灰原!”

好笑的摇摇头,灰原的表情忽然严肃起来:“我奉劝你不要去追究这件事。这次失误经过上面的判断不属于你的过失,作为补偿给你放了短假,你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个人推荐去阿联酋看看,你能帮我带点土产回来就更好了。”

“‘不属于我的过失?’这次任务即便是有人搅局,也还是我没事先做好准备工作才会导致这样的后果,而且重要的情报也没能到手,上面居然就这么一字不提?”他皱起眉,困惑而警惕的留意着她的表情变化,一道灵光乍然掠过脑海。

难道那个杀手……

“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想做什么,但唯独这·次·不·行。工藤,那个区域不是你应当涉及的,况且你也知道我们的原则。”

别无选择的摊开手,工藤新一认命的耸了耸肩。

“我知道了。”


他知道了,关于那家伙的关键词。

Phantom.



“果然没这么简单啊。”

本想通过自己捕捉到的单词去寻找有关那家伙的资料,却几乎一无所获。

“新一,不是我不帮你,而是能跟这个词联系到一起的关系人,根本没有和你所说的能对得上号的啊?”阿笠博士,工藤新一最信任的情报贩子很是无奈的咳嗽了两声,压低音量,“目前只找到一个,就是曾享誉世界的日裔魔术师黑羽盗一,在8年前失踪,至今下落不明。他失踪前被人们称为‘幻影魔术师(Phantom Magician)’。”

连夜赶到机场的工藤新一听着电话中博士的说明,疲惫的捏着眉心陷入沉思。他碰到的那个杀手不管是做了怎样的变装,就他的判断来讲绝对不超过30岁,甚至会更年轻。就算是那位魔术师还活着,年龄也40有余,这两人显然是对不上号的。然而抛开Phantom,就没有其他任何能入手的方向了。

难道他还得从零去捕捞一条不存在的鱼?

“……有小道消息说黑羽盗一失踪前几个月里,对名为潘多拉的宝石很感兴趣……说来新一啊,你不会没和赤井提你在找那个人的事吧?”

“那是当然的,如果赤井先生问起,也请博士帮我打个掩护——就说我去夏威夷度假了吧。”决定搁置关键词寻求其他线索,将黑羽盗一的情报暂时封存在脑海中的工藤新一注视着窗外连绵的雨痕,向他这位靠谱的情报来源拜托了。从一开始他没打算让他最敬佩的前辈赤井秀一知道这些,即便对方(在敏锐的洞察力下察觉之后)或许会不问缘由的帮助他,但这是他的事。

他会自己调查清那个搞砸他们银弹组任务的家伙。

挂断电话,他深呼气,小小伸了个懒腰,让身体放松下来。既然灰原会想阻止他,那就意味着这个人也是——

“哇哦,你就是我邻座?”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工藤新一的思绪,他皱眉抬头看去,然后愣住了。

那是一个和他五官出奇相似的青年。差别大概只有对方的头发往后蓬乱的翘了起来,眼睛颜色也只比他稍暗些许。青年察觉到他的注目,挠挠头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友好的向他伸出手。

“你好,我叫黑羽快斗,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我是江户川柯南。说起来还真是巧合,”这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呢。工藤新一展现出恰到好处的讶然与惊奇,握住那双朝自己伸来的手,在对方坐下后,凝视着青年的脸庞感慨万千,“没想到我们长得这么相似,要不是我能肯定我是独生子,还真会以为自己有个素昧平生的兄弟。”

“或许我就是你没有直接血缘关系的亲戚呢。”对方调皮冲他眨眨眼,笑容更愉快了几分。


这个笑容有那么一瞬间让工藤新一感到微妙的熟悉感,偏偏还同时差点引燃了他的不快与烦躁。他垂下眼睛,在目光落到自己手机上的一瞬间,他恍然大悟般向邻座的青年望了过去。

“虽然有点失礼,但还是想冒昧一问,您的姓氏与黑羽盗一有什么关系吗……”他有些郝然的笑了笑,又立刻露出饱含歉意的神情,“很抱歉,因为我们家一直很喜欢那位幻影魔术师,当时他失踪的时候我爸爸妈妈也伤心了很久——”

黑羽快斗摊开手,惋惜的摇了摇头。

“很遗憾,我与那位有名的魔术师没有任何关系,不过他是我最敬佩的人之一,没想到我们还有这样的共通之处啊,真是巧了。”





是啊,真是巧了,没想到你会自己送上门来。



To Be Continued.


最近越来越不喜欢文前预警了…感觉少了很多惊喜(
总而言之,标题已经表明主角设定了,背景则是架空,图一时爽的脑洞就不要太在意细节啦x
这是之前三人接龙我开的头,因为篇幅限制,大家都没机会好好展开写,突然忍不住想自己继续写下去。
非常喜欢这个设定了,就很想看两个人明里暗里互掐…!
如果能看到这里真的很高兴,也很感谢您的阅读。
那么,下次更新见。


评论(1)
热度(59)

© 寒酥-咸鱼腌制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