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酥-咸鱼腌制中

⬇️关注前建议请看这里⬇️
 
近期试图产粮的墙头:快新/安柯
 
欢迎来找我玩!小蓝手小红心不点也罢总之来跟我聊聊天吧QAQ
 
可能推送:
  作品范围:柯南/FGO/鲁鲁修/POI/漫威/驱魔少年/全职/龙族
  同人cp向:周迦/梅林罗曼/帝二世/朱修/安柯/快新/绯色新/神亚/铁霜/锤基/RF/楚路/周叶
⚠️婉拒赤安。

此外还会有他人的摄影作品或画作。
请根据喜好和接受程度接受or屏蔽我的推送或相关tag,以免造成不适。
最后,感谢关注w

[KHR|G27]New York.

>>>架空。美剧不死法医Forever设定。
>>>2015.06.18旧文存档。原帖贴吧尚在,特别喜欢所以lof这边也存一下。
>>>指不定哪天就更新了呢?(不存在的)
>>>每篇文署名都是随心情…总体大概在剧华里/鸽子/Del/萨拉丁/SalahDin/寒酥之间游移,习惯就好——虽然估计谁都没注意的啦。


—————————————

那一瞬间像是静止于时间长河中。


■I'll always remembered.
梗/Forever|不死法医|永恒
笔/Del
文/New York
Bgm/New York - The Boxer Rebellion



Part 00. A long story.
 
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城市,你在这里碰上什么都不足为奇。

Giotto端起咖啡杯,目光落在眼前挠挠头懒洋洋打了个哈欠的褐发男子身上。

这是第七年。

他看着自己的伴侣,然后在他们视线交汇的那刻微笑起来。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哦,不过他们总有足够的时间来讲。



Part 01. A Miracle
 
泽田纲吉死了。
 

他现在正赤身裸体坐在深夜的纽约东河畔抱臂发呆……好吧,同样也在不停发抖。

他还清晰记得子弹穿过他心脏的时候,疼痛,窒息感,接着在他眼前回闪过自己的人生,最后猛地浮出水面。

好不容易爬上岸坐在石头上发呆,被夜风吹得浑身打战才发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相比被卷进黑帮火并不幸中弹后完好无损穿越空间从深秋的河里爬出来,这才是最可怕的噩梦吧?想到尽职尽责的NYPD们可能会有的询问,泽田纲吉感觉自己的面部表情一定已经扭曲了。

……他一点儿也不想被安上“东河的裸泳爱好者”之类的称呼啊!?

 
作为一个与世无争的大学生,他深感无力。
 

 
偷偷摸摸挪到公园某处茂密的灌木丛中,泽田纲吉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已经累的不行的他索性直接在柔软的草坪上坐下,手随意往身侧一撑的时候,他摸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

是个硬币。

他迅猛地站起来,拿着硬币对光看了看——感谢上帝,这绝对够他挂个电话了——他在内心把丢下硬币的家伙当成神明虔诚地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捂裆奔向十米开外的电话亭。

 
当然,这是在他确认好周围没有潜在偷窥狂之后了。
 
 
 
Part 02. Again
 
换上好友带来的长袖,坐上副驾驶座,泽田纲吉终于舒了一口气。

“谢了,山本君。”特别是你没把这件事告诉狱寺君。打了个喷嚏,想到一直以来都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的另一位竹马老友,泽田纲吉不禁万分庆幸对方还不知道自己深夜裸泳的光荣事迹。

“嘛,这件事要是让狱寺君知道了阿纲会感到很头疼的吧?不过别担心,因为他们部今天晚上有比赛,那家伙很早就睡了。”山本武笑嘻嘻地抬手拍拍他,一打转向盘驶进校园。

 
他们三人从小就是邻居,高中毕业后三人一道前往纽约留学,如今已经是第二个年头。狱寺隼人理科成绩十分优异,山本武各科相对均衡却也相当不错,两人在体育上则不分上下,都是各个体育社团竭力争取的人才。相较之下,泽田纲吉显得普通得过了头,无论什么方面都不出彩。三人各自选择了不同的学科研修,分散在不同学院不同宿舍中,他们之间的友谊却奇迹般的一如当初。因为有奖学金的缘故,另外两人并不为学费发愁,而学业稍差的泽田纲吉只有靠闲暇时在校外打工赚取学费。

这一次泽田纲吉正是在一家餐馆中做侍应生,不巧却碰上纽约当地两个小帮派起了冲突,被卷进了一场为时短暂却相当激烈的枪战中。

纲吉向着天花板张开五指,愣愣地看着。

被流弹击中的感觉还记得一清二楚,胸口也的确有着狰狞的伤疤,可自己还活着。

放松下来之后,仔细回想之前的一切,却让他脊背发凉。

 
明明确确实实被击中了心脏,而他为什么还活着?
 

 
昨晚睡的并不好。泽田纲吉掬起一捧水拍在脸上,又稍用力拍了自己几下,深吸口气后,塌下肩膀。

纷乱的思绪挤得他脑子直发疼,经过一整夜漫无边际的思考,他仍然不敢肯定自己是变成了怪物还是有了超能力——尽管哪边看起来都不靠谱——而他也没有再次尝试极限冒险的勇气。泽田纲吉更无法想象如果被旁人发现自己异于常人……哦不,他一点儿也不想在连所在地都是不明的秘密实验室里度过余生。

不过,现在更重要的是晚上的工作。

又叹了口气,调整了一下背包的肩带,褐发青年大步踏出房间。
 
 
今天的列车似乎晚点了。泽田纲吉回头看了看石柱上的圆钟,又望向通道左侧,在终于看见晃眼的灯光时,他心底莫名有了点不详的预感。这时列车驶过他身前并开始减速,甩了甩头,纲吉突然听见右侧远远传来某种……让人毛骨悚然的金属摩擦声。

他同身边很多人一样转过头,随后满脸惊恐地看见了撞破防护玻璃,朝自己冲过来的列车头。
 
 

疼痛在泽田纲吉刚恢复意识的数秒里,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全身上下大概都伤痕累累吧,也许还有骨折,也许自己已经没救了。艰难地喘息着,想要苦笑一下,微微扯动嘴角却不知拉到了何处的伤口,让一个好端端的笑容变成了龇牙咧嘴。

泽田纲吉突然感到难以言喻的恐惧。他也说不清自己在害怕什么。是会再次从东河中浮出水面呢,还是……死?

不过他没法继续思考了——泽田纲吉彻底失去了意识。
 
 
“Hey,还醒着吗。”

“……”

“我发现了个有趣的东西,要不要看看?”

半分钟后,电脑上正在播放的监控录像里,一名头发显得有些凌乱的青年身上,他背着背包,正侧头望向列车本应驶来的方向,背影是显而易见的焦急且疲倦。他忽然同身边的人一样猛转头,却在下一秒消失在镜头中,取而代之占据了大半个画面的是已经染血变形的列车前部。

坐在电脑前的人没有停顿,随手点开邮件里的另一段视频。这是另一个角度的监控录像,仍然能看到列车头,倒在地上的人们或一动不动或仍轻微地挣扎动弹着,但真正不可思议的是那个背着包,侧身倒在地上的青年——

突然消失了。

孤零零的背包倒在地上,似乎都能让人听到“啪嗒”落地的声响。

 
一阵沉默过后,电脑前的人失手打翻了桌边的水。但他没有分出一点注意力给可怜巴巴湿漉漉地躺在地上的水杯,而是匆忙地敲击键盘,将画面定格在青年侧过脸的瞬间,抓取画面,娴熟的处理,直到映在玻璃上的五官清晰可见。
 
 
而在那两段监控录像里创造了奇迹的泽田纲吉跟个雨后的蘑菇似的,再一次从纽约东河面上冒出头来。
 
 
 
To Be Continued.

评论(13)
热度(9)

© 寒酥-咸鱼腌制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