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酥-咸鱼腌制中

⬇️关注前建议请看这里⬇️
 
近期试图产粮的墙头:快新/安柯
 
欢迎来找我玩!小蓝手小红心不点也罢总之来跟我聊聊天吧QAQ
 
可能推送:
  作品范围:柯南/FGO/鲁鲁修/POI/漫威/驱魔少年/全职/龙族
  同人cp向:周迦/梅林罗曼/帝二世/朱修/安柯/快新/绯色新/神亚/铁霜/锤基/RF/楚路/周叶
⚠️婉拒赤安。

此外还会有他人的摄影作品或画作。
请根据喜好和接受程度接受or屏蔽我的推送或相关tag,以免造成不适。
最后,感谢关注w

[名柯|快新]西西里爱情故事.01

预警:

>>>架空,有Mafia设定。存在OOC,对人物理解可能有偏差,欢迎指出或与我讨论。

>>>篇幅预计为中篇。备战考研中,更新不定,比起速度,优先保质。更新时会带tag:LSOS。

>>>>不要看标题这样,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实在是想不出标题了临时想的!以后就简称西西里好了……其实应该还是蛮带感的,大家看看我啊(。)

>>有一些相对……的词汇,希望不会被和谐。个人非常非常喜欢这样的设定。仿佛又回到十年前写家教g27的时候了。

 

 

以上都ok?

那么,欢迎您的到来。

首章3600+,祝阅读愉快。

 

推荐BGM:Apocrypha-横山克

---------------------------------------------

 

Chapter 01 他与她

  
  

  “一切顺利,我正在返回的路上,迟点见。”
  

  挂断友人的电话,工藤新一长出一口气。然而就在他把着方向盘,稍稍放松身体时,后视镜里的车辆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还记得其中几辆车的车牌,在第一天进入布鲁尼宅的时候他就记下了这些信息——那是布鲁尼家族的车。新一的神经不自觉紧绷起来。
  

  从宅邸出来之前他才和弗兰西斯科签好本次被委托的契约,那么他前脚刚离开,后脚布鲁尼家族就派人跟上来,是哪个环节出了岔子?容不得他多想,他搁在副驾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新一瞥了眼来电显示,沉着脸接通,弗朗西斯科·布鲁尼如歌剧演员优雅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
  

  “工藤先生,很遗憾,看来我们的约定是做不得数了。”
  

  “您这是什么意思?我想,我的委托人提出的交换条件对布鲁尼家族而言已经足够合理,刚才您签字时也并未对合约条款提出任何疑议,难道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就能让一位首领把自己的话当成不可回收的废弃物随手扔掉?”
  

  “恐怕先违约的并不是我,工藤先生。况且您也在几分钟前从我这里还带走了一点小小的舶来品作纪念,我有理由怀疑工藤先生此次前来真正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促使我们和当局达成协议,而是为了取回失物……不论如何,诚恳建议您立刻停车,随安东尼奥一起回到我这栋温暖的大宅来,我一定会再好好招待您几天。再说了,意大利的冬天虽然不比日本寒冷,不过西西里的夜可不那么太平,这么迟了您还独自开车走在路上——说不准会撞见什么不幸的意外呢?”
  

  像是喉咙里突然被灌进冰水,一股森然的凉意席卷全身,让工藤新一一时有些喘不过起来。
  

  在近三天的相处中,他甚至比自己那些专职处理情报的同事们都深刻的认识到这位黑手党教父的可怕之处。不同于大多数天性浪漫不羁或直爽大气的意大利人,出生于西西里岛的弗朗西斯科·布鲁尼待人接物如同一位典型的英国绅士,言谈举止温文尔雅,面对自己这位客人也格外体贴周到,岁月留给他的不仅是皱纹和徒增的年岁,还有独属于成熟男性的魅力。如果不是早就知道了对方的真实身份,他觉得自己甚至会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将这样一位学识渊博,涉猎颇广且才华横溢的人颇为荣幸的引为至交好友。
  

  然而就在暂住布鲁尼宅的第二天午后,他亲眼目睹弗朗西斯科面上带着分外惋惜的神情,微笑注视被揪出来的背叛者血肉模糊的跪在后花园中——工藤新一有理由怀疑他是在隐晦的提醒自己,或是警示布鲁尼家族的其他成员——被副手亚历山德拉一刀一刀削的直到见了骨。处刑结束时,浑身上下没沾上一滴血迹的弗朗西斯科像是才留意到站在窗边的他,就那么泰然自若的站在那具尸体的几步开外,彬彬有礼的向他点头致意。
  

  眼下,尽管在电话中这位教父的语气格外友好,但任谁都能听得出其中的威胁之意。后方的危险在简短的对话间也已逼近,其中两辆性能相对优越的车在他侧后方稳稳提速,眼看着马上就要并行,完全是一副准备强行逼停的架势。前有埋伏,后有追兵,就在他修长的手指飞快的在显示屏上划拉,在导航地图上焦急地筛选出路时,出乎意料的枪声划破夜空,打碎了右侧后视镜。即便有良好的心理素质,现实中头一回近距离碰到的枪击还是让他手松了一松,车身左右摇摆起来。
  

  “他们还真敢开枪!?”尽管能确定这暂时还只是示威,重新握好方向盘的新一还是感谢起出发之际友人执意让自己开走这辆经过防弹改装的法拉利的行为,他眯起眼瞪着前方,不甘心的咒骂了一句,“再说了,都到这种地步了,谁要停车啊!”
  

  冷静,这种时候一定要冷静。谈判专家不断告诫自己要stay calm,可眼看着前方几百米处,路灯下排列整齐的路障与严阵以待的枪手,惊出一身冷汗的同时,握在方向盘上的十指反而越抓越紧。
  

  就在这时,一只温热的手落到了他手背上。条件反射地转过头,工藤新一差点撞了一额头脂粉。与他几乎脸贴脸的是一名留着黑色长卷发的女子,极其不适合她肤色的腮红眼影和不知描过多少次的眼线看起来格外吓人,却也衬得她那双蓝眼睛格外坚定且明亮。
  

  他被那双与外表完全不符的眼睛吸引了注意力,甚至就任着方向盘在对方的带动下猛地左打,在路障前倒数第二个路口急拐,还避过了前方突如其来的一波扫射。
  

  差点一头撞进波澜壮阔的胸口让工藤新一回过神,刚抬头便恼怒的瞪了大笑起来的女子一眼。咬咬牙收回视线,见前方路段畅通无阻便狠踩几脚油门,他还不忘厉声问道:“你是谁,什么时候上的车?!”
  

  “这些答案对您其实不重要,”柔媚的女声回答了他,他抬起头,正对上内后视镜中映出的那双熠熠生辉的蓝眼睛,随后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愉快的接了下去,“共同面对这样的情况,不觉得像是您在带我一起私奔吗,亲爱的工藤先生?”
  

  不待谈判官开口说话,她就夸张的叹息了一声,唱起戏剧性的咏叹调:“啊,那是个可怕的地方呐,多亏好心的骑士先生,是你把我从残暴的弗朗西斯科手中拯救了出来……”
  
  

  
  3天前。
  

  从那名谈判官第一次踏入大宅的时候,她就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自从与先前那位友好的女士交换身份的那一天起,她作为“卡桑德拉”进入这座宅邸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其实以她的工作效率,半个月时间就足够收集到所需的情报,但这次任务真正的考验在于如何安全的脱离。而她等待了近两周也没能捕捉到从这栋宅邸逃脱的机会。
  

  弗朗西斯科的警惕性惊人的高,仅仅是出现了一个向警方走漏交易信息的叛徒,就雷厉风行的开启全方位警戒,不止情妇们不再被允许出门,身边皆留下了一名保镖;对工作了十多年的老佣人也放不下心,外出采买时也有相应的监视者。此外在每个房间都安装了数枚隐蔽的监控器,四面围墙上还毫不遮掩的覆上了通电的铁丝网,墙根处相隔百米就配备上一只搜捕犬,据她推测,这恐怕还是当地警局搞不清状况的“坏苹果”们友情出借的。
  

  不愧是布鲁尼家族,她一抿唇,微微笑了起来。敢放言要成为意大利南部的第六黑手党家族,看来也的确是有几分底气。
  

  原本在南部多出这么个能与五大家族抗衡的新势力,让那些老顽固们转移一下注意力也未尝不是好事,问题在于他们的产业——
  

  布鲁尼家族三大经济支柱:毒☠品、军☠火、人☠口买卖。
  

  黑手党从事前两类违法交易早不是什么新鲜事,况且不论是泛滥的白☠粉还是屡禁不止的枪☠支流通,甚至连还在经济危机的催生下不断扩大的人口买卖这一黑色行业,相当一部分为了快速崛起的新生家族乃至老牌家族也忍不住在其中掺上一脚。毕竟越是高风险的犯罪行为,收益也丰厚的足以让这些亡命之徒心动。现今欧洲大陆上的人☠口买卖已然愈发猖獗,可怜的受害者们不只是被当成劳工辛苦劳作,还有些甚至被当成活体器官供体或是性☠奴☠隶几经转手。
  

  卡桑德拉始终记得曾经独自卧底潜伏进人口黑市时,胸腔中兀自燃烧着的怒火。光凭她自己一时义愤根本救不了几个人,很可能还会把自己搭进去……即便是对这一事实再清楚不过,然而在面对那些绝望的眼神时,她仍有冲动想闯进去。在那个地狱被掀了个底朝天,顺藤摸瓜抓捕了许多涉案者后,怒火依然没有平息。
  

  ——在欧罗巴这片广袤的土地上,还有不计其数的,为这样黑暗的交易备受折磨的无辜受害者。
  

  她此行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调查布鲁尼家族的手究竟伸了多远。就结论而言,很可能不止意大利本土,他们与欧盟各国的人口贩子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然而详细情报在严密的监视和电波干扰下,根本无法传递出去——直到这位好心的谈判专家到来为止。
  

  她的接应来了。
  

  ……本来是这么想的。卡桑德拉瞪着消失在餐厅门边的人影,恨恨的嚼碎了叼在嘴里的巧克力。她变装的外貌绝对在9分以上,连那些铁石心肠的保镖们都下意识的会对她宽容些许,可面对这个看不懂眼色的家伙,她都使尽浑身解数试图搭个话,结果人完全是个油盐不进的主儿。
  

  这叫工藤新一的谈判专家,该不会是个gay吧?卡桑德拉默默打了个寒噤,甩开这不详的念头,决定采取最终手段。从佣人们的窃窃私语中不难得知,今天傍晚工藤新一就将离开布鲁尼宅,而晚饭时间对她这样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情妇”来讲,用来玩消失而言也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始终保持自己处于监控器死角的范围中,借助餐车和种种障碍物的遮掩,卡桑德拉顺利进入了地下室。她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与此同时,弗朗西斯科大概正在与那个麻烦的谈判专家进行最后的扯皮。
  

  环顾四周,她都忍不住赞美起某位为自己逃脱添尽麻烦的家伙,工藤新一选择的停车位置恰到好处的令人称奇。实际上定义为麻烦只是她自己毫无道理的迁怒,不过束手无策的被困在敌阵大本营可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事,就原谅她一时小小的任性吧。
  

  毕竟他本不应成为这次计划的知情者,但她忍不住怀疑他是否知道些什么,否则就是他那很大概率用错了方向的敏锐观察力的价值或许就体现于此:避免接近属于布鲁尼家族的车不是什么特别的事,巧合的在于无论哪一个方向的监控器,车身后半截都被四面的柱子挡得一干二净。这是她通过这半个月的休闲时间在脑内模拟出来的三维视图,她对自己的立体空间思维有绝对的自信。这也就说明,工藤新一可能不像她所想的,只是用来拖延时间的棋子那么简单。
  

  轻车熟路摸到改装过的Portofino特别设置的机关,在听到车门轻微的解锁声后,她掀开座位后暗藏的挡板,让自己轻巧的猫进单排座位后方特别辟出的狭窄空间里,顺手一摸就掏出了藏在座位底部的平板电脑,输入三道密码解开锁屏。平板中安装了情报局自主研发的密码锁,不论是试图强行读取数据还是输错任意一道密码就会直接销毁原有的全部消息,她还记得他们那位技术专精的老爷子对此赞不绝口,却一直为找不到设计者而哀嚎连天。
  

  抛开杂念,卡桑德拉飞快扫视着保存在其中的唯一一个文件,拧起眉。
  

  形势有些不妙,难怪在半个月之后会派来这么个菜鸟。不过照这样来看,这家伙还真是对计划一无所知。她透过后座椅背,若有所思地朝暂且无人的驾驶座方向看了一眼,合上自己头顶的隔板。
  

  剩下的,就是等待了。
  

  

  半个小时后,第一声枪响将她从短暂的小憩中惊醒的瞬间,她听到谈判专家不甘的低吼。
  

  “……再说了,都到这种地步了,谁要停车啊!”
  

  卡桑德拉无声的笑了起来,推开挡板。
  

  她开始有点喜欢这家伙了。
  
  

  
  ——那么,现在该是她出场的时候了。

  

  

-To Be Continued.

  

  

小小的Hint:

①【”况且您也在几分钟前从我这里还带走了一点小小的舶来品作纪念,我有理由怀疑工藤先生此次前来真正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促使我们和当局达成协议,而是为了取回失物……“】

{百科释义:原指通过航船从国外进口来的物品。旧时外国商品主要由水路用船舶载运而来,故名。引申为国外的东西,即从外国传入本国的意识、物品、语言等等。可以是一种文化,也可以是本国没有,从外国引进来的东西或技术 。}

弗朗西斯科试探工藤新一时所说的舶来品指代情妇卡桑德拉,无论是本人还是这位替代者都并非意大利人。

卡桑德拉逃离后,发现此事的弗朗西斯科立刻断定她为间谍/卧底。

正好在他对家族内部和自宅严加防范监视的时间节点上,代表当局/警方到来的谈判专家刚一走,自己的情妇也消失,于是工藤新一自然而然的被怀疑真实目的不是签订合约,而是为前来接应被困住的卧底。

②【“再说了,意大利的冬天虽然不比日本寒冷,不过西西里的夜可不那么太平,这么迟了您还独自开车走在路上——说不准会撞见什么不幸的意外呢?”】

实际上是温柔的威胁,你不乖乖跟我副手回来就等人给你收尸吧。

③法拉利Portofino
诸位,我喜欢法拉利!

然而法拉利多数车型都是只有一排座位的,稍微搜了一下,就Portofino的座位后还有相对充足的空间,目测以这位情妇大佬的身体柔韧程度,要进去应该没问题。

友人身份暂不曝光。以及友人君对于卧底计划知情,没有告知新一是集体考量过后做出的决定,只是让他开走了指定的车。

④以及是的,卡桑德拉不是原本的情妇卡桑德拉本人

关于这次卧底以及接应的全部细节,后续剧情中会有补充。

⑤{来自搜索获得的:这四个黑手党派系分别是西西里黑手党、坎帕尼亚“克莫拉”黑手党、卡拉布里亚黑手党和阿普利亚的Sacra coronaunita黑手党,意大利南部一直是这四大黑手党传统的势力范围。意大利四大主流派系黑手党决定放下分歧,在罗马组建一支新的“第五黑手党”。}

新兴的布鲁尼家族以及其他附属小家族联合而来的第六家族便是本文私设,反正看起来就是为了高大上套用的。

⑥另外请注意,关于意大利情报局的一切都是我胡诌的。这个机构的确存在,也有下属特工部门,然而具体相关情况全是我自己脑补请不要当真

 

最后,感谢阅读。

 


评论(17)
热度(31)

© 寒酥-咸鱼腌制中 | Powered by LOFTER